漫畫/張建輝
  墳頭通告
  河南安陽洪河屯鄉出怪事:不少村民發現,祖墳上貼著遷墳通知。這奇葩的事,又激發了網民的創作天賦。有人說:“官人與逝者從此有了良好的溝通!”有人說:“要不讓墓中人出來吭個聲?”還有人據此造出新歇後語:“墳頭上貼通告——鬼曉得”。
  通知死人不通知活人,說是許多村民在外打工聯繫不上,真實情由可能是當面通知遷墳難為情。然而涉事村委會的成員跟村民於公是代表與選民的關係,於私是鄰裡鄉親。奈何隔膜如此,需要借死人地盤傳話!
  免死求情
  3月18日,一份由復旦177名學生聯名簽署的《關於不要判林森浩同學“死刑”請求信》被遞交往上海市高院,請求二審法院“刀下留人”。幾萬人的大學,不到兩百人聯署的請求信,真算不上什麼事。但這事還真成了事,不少聲音指責學生“漠視法律”“影響審判”。
  輿論干擾司法,說起來還真是個事。但蹊蹺的是,學生聯名求情的理由竟也是“希望法院不要受外界影響”,針對的是“不殺不足以平民憤”的呼聲。客觀說,喊殺聲顯然高於喊放的聲音,究竟誰干擾司法的嫌疑更大呢?
  其實,司法獨立於輿論,重點不在於要不要有輿論,而在於在各種輿論面前,法官能不能穩住。明白這點,就不會為求情信吵個不休了。
  接盤亞運會
  4月8日下午到晚上這段時間,南京市宣傳部門一定忙壞了。當日早些時候,南京市委書記楊衛澤當眾表示“如果需要的話,我們是願意承辦亞運會的”。
  一石激起千層浪,洶涌的輿論多是質疑:“越南棄辦,中國接盤,就咱有錢?”當晚南京青奧會微博連夜澄清,否認願承辦亞運會,只是說有條件辦。
  真是十年河東十年河西。想當年,申辦某些國際盛會,全國動員,全民興奮。而今面對“撿漏”的機會,國人卻避之唯恐不及。少一些對集體狂歡的期盼,多一些對公共財政的斤斤計較,好事。
  讓紅包飛
  日前,三亞宣佈向居民派發2.2億“紅包”,人均360元。所謂的紅包其實是物價補貼,這並不影響其他地方人們的羡慕嫉妒恨。新京報調查顯示,超半數受訪者認同“讓紅包飛”可複製。
  政府手中的錢皆取之於民,左手從你兜里掏十塊,右手再還你兩塊錢紅包。誇獎本不該給。畢竟,民眾養政府,本質不就是“團購”公共服務嘛。但為什麼人們紛紛點贊呢,也未必都是民粹:民眾對目前得到的公共服務不滿意,就會想,與其等猴年馬月的“民生工程”,不如分點是點。誰該反思,答案很明顯了。
  放賴
  這是場沒有贏家的博弈:為了申請每月百餘元的低保,半身癱瘓的農婦鄧元姣被丈夫艾紹金“放賴”於湖南晏田鄉政府,72小時後死亡。死因至今不明。
  “放賴”,湖南鄉野用語,指通過把患重病的親屬扔在別人處的手段,讓對方滿足他的要求。從結果看,這次“放賴”顯然是失敗的。目前的結局是,死者兒子拿了政府46000元“困難幫助金”,放棄報警立案。
  真相曖昧不清,責任更是辯不明:丈夫是否涉嫌遺棄罪?政府有無盡到責任?低保為何與超生掛鉤?但有一件事似乎是顯然的:生命好輕。
  欄目主持:西坡  (原標題:每周熱詞)
創作者介紹

傢俱搬運

aq06aqnvl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